分享到微信
大健康 作者:林怡龄 编辑:刘聪 2021-02-15 16:00
[亿欧导读]

2020年,TOP10药企共贡献了超四千亿美元的新药销售额。

医药

题图来自“收费图库”

时间跨入2021年,截至目前,共有16家跨国药企公布了2020年年报。在去年新冠疫情肆虐全球,对不少行业带来冲击之时,医药行业遭受的冲击并没有设想中的严重,诸多药企依旧实现了业绩增长。

其中,第一家公布年报的诺华,其制药业务收入超486亿美元,成为15家跨国药企营收之首。有人欢喜有人忧,在去年美国疫情初期因群体感染而成为公众焦点的渤健,则出现了6%的负增长,营收为134亿美元。

而伴随近些年带量采购和医保目录谈判等政策的推行,各大跨国药企纷纷调整中国区的发展战略。在仅有的几家公布中国区业绩的跨国药企中,阿斯利康仍是中国市场表现最好的跨国药企,其中国区2020年的收入为53.75亿美元,占全球收入的20.2%。

在重磅“销售炸弹”上,艾伯维的修美乐以近200亿美元的销售额依旧稳坐全球第一宝座,不过,在各家生物类似药对此发起冲击时,艾伯维也在寻找接替修美乐的产品。而在业内普遍关注的“ok”药之争上,默沙东的K药以143.8亿美元的销售额来到了全球第二的位置,并且在其自家的销售排行榜里一骑绝尘,将其他产品远远甩在后面。“O药”则有些不尽如人意,其2020年全球销售额接近70亿美元,不到K药的一半,且出现了负增长。

2020年,新冠药物同样备受瞩目。从公布的财报来看,吉利德“明星”产品瑞德西韦拿下了28.11亿美元收入。辉瑞和BioNTech共同研发的新冠疫苗则已上市。辉瑞曾预计,新冠疫苗BNT162b2将会对营收产生较大影响,预估营收将达到150亿美元,去除授权费用和利润分成后对辉瑞的利润率预估在27-29%区间(高20%百分位)。 

艾伯维冲进前三,AZ仍是中国医药市场第一大MNC 

2020年,TOP10药企共贡献了超四千亿美元的新药销售,占据全球三分之一的制药市场。其中,诺华以486.59亿美元的制药业务收入稳居全球首位。而在2020年5月份完成收购艾尔建的艾伯维,其药品销售额则大幅上涨近37.69%,并以458.04亿美元的销售额反超强生、默沙东、辉瑞等制药巨头,首次挤进全球前三。

而号称宇宙大药厂的辉瑞,排名则从去年的第三名下滑到了第七位。2020年,其制药业务创收419.08亿美元,增速2%。从地域分布来看,武田是唯一挤进全球前十的亚洲药企,在收购夏尔后,2020年武田的制药业务销售额为307.62亿美元,出现了1.16%的负增长,排名第九。不过,有不少人对其地位持保留态度,认为其容易被其他巨头反超。

 总收入.png.png

另外,跨国药企们的中国区业务同样是业内关注的焦点。长期以来,MNC便是中国医药市场的大玩家。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有6家跨国药企公布了中国区业绩,分别是阿斯利康、默沙东、赛诺菲、诺华、礼来和诺和诺德。 

其中,阿斯利康仍是中国市场表现最好的跨国药企,其中国区2020年的收入为53.75亿美元,占全球收入的20.2%。而默沙东在中国则实现收入35.34亿美元,同比增长13%。这一数字使中国首次超过日本,成为默沙东第二市场。

不过,从增速来看,默沙东已经不是中国增长最快的MNC。2019年,其曾以2019年58%的增速问鼎,彼时,其在财报中表示主要受4价HPV疫苗、9价HPV疫苗的销售增长推动等。

2020年,默沙东再次与智飞生物签署协议,时间已在中国大陆取得上市许可的五种疫苗产品的基础采购金额,总计超过300亿。双方还约定,默沙东可根据实际情况增加供应及基础采购额。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这一采购数额仅为60亿美元左右。

此外,其在中国上市的K药也受到了另外四家国产PD-1的冲击。在四家国产PD-1悉数进入医保之后,K药紧接着发布了新的赠药方案。与其此前超过60万的年治疗费用相比,新方案落地后年治疗费用预计将为7万元,降幅高达88%。

礼来则首次在年报中披露中国区完整年度的销售收入,为11.17亿美元,同比增长19%。其中,与信达合作的Tyvyt(信迪利单抗)实现了3.09亿美元的销售额。

不过,在其他几家的中国区业务表现亮眼时,赛诺菲的中国区业务却出现了负增长。2020年,其销售收入为24.54亿欧元,同比下降了7.7%,占其全球收入的6.8%。2019年,这一收入占比为9%。而如此业绩下滑,或许可以在此前的一些研究报告中找到缘由。海通证券研报曾指出,截至2019年,赛诺菲是为数不多在中国没有新品(指2015年及以后上市产品)上市的MNC。 

新药补位慢,此前的药品受到集采冲击,2020年,赛诺菲已经开启了追赶之路。在这一年,其于2019年上市的法布赞登陆中国市场,用于治疗罕见病法布雷病。另外,其阿利西尤单抗注射液Praluent、糖尿病药物甘精胰岛素注射液来优时也在中国上市。 

K药奔向“药王”宝座,BMS三款新药进入TOP10 

业绩之外,各家的王牌产品卖得如何同样备受业界关注。在亿欧大健康梳理的前十大新药销售收入排行榜中,BMS贡献了三款新药,辉瑞则有两款。而在新冠药物方面,吉利德“明星”产品瑞德西韦实现了28.11亿美元收入。辉瑞和BioNTech共同研发的新冠疫苗则已上市。辉瑞曾预计,新冠疫苗BNT162b2将会对营收产生较大影响,预估营收将达到150亿美元。

图片5.png.png

艾伯维:修美乐

毫不意外,2020年,修美乐依旧稳居全球“药王”宝座。仅其一个产品,便贡献了艾伯维198.32亿美元的销售收入,占到整个公司收入的43%。其年报指出,修美乐在美国市场提价带来的销售增长,抵消了其在欧洲地区遭遇的生物类似药冲击。

2023年1月,修美乐在美国的市场独占期就将结束。未来两年,修美乐仍有望创下200亿美元的销售记录。

默沙东:K药

默沙东的K药已经逐步逼近“药王”的宝座。2020年,获批治疗14个癌种,23个适应症的K药,全球销售额已经达到143.8亿美元,同比增长30%。默沙东的管理层认为,K药的业绩仍有巨量释放。

但默沙东其他产品的竞争力却明显不足。K药一骑绝尘,紧随其后的是宫颈癌疫苗Gardisal 9,其销售额逼近40亿美元。但更多的情况是,很多产品的销售额只在10亿美元左右徘徊。 

在此情况下,默沙东在2020年已经对公司架构进行调整,专注于新药和创新疗法的研发。2020年,默沙东的研发投入就相当于K药一年的收入,为135.58亿美元。

BMS:O药、来那度胺、艾乐妥

“ok”药之争一直是业内关注的焦点。在K药卖出143.8亿美元之时,O药的销售却不尽如人意。近些年,两者的销售收入差距已经在逐步扩大。2020年,O药销售额为69.92亿美元,仅为K药销售额的一半,且同比下降了3%。

而在收购新基之后,BMS收获了重磅药物来那度胺。该药于2005年获FDA批准上市,具有具有免疫调节、抗血管生成和抗肿瘤特性。2020年,来那度胺位居BMS的销售榜首,全球销售额达到121.06亿美元。紧随其后的是心血管产品艾乐妥,全球销售额为91.68亿美元,同比16%。

事实上,BMS近些年已经坐拥来那度胺、阿哌沙班、O药、阿巴西普以及泊马度胺的豪华阵容。2020年,5款产品合计贡献收入345亿美元。 

吉利德:必妥维

2018年,三合一复方新药必妥维(bictegravir/恩曲他滨/替诺福韦艾拉酚胺)获批上市,用于治疗人类免疫缺陷病毒1型(HIV-1)感染的成人,且患者目前和既往无对整合酶抑制剂类药物、恩曲他滨或替诺福韦产生病毒耐药。到2020年,这一药物的销售额已经达到72.59亿美元,创下了艾滋病药物的单药销售记录。

辉瑞:Prevanr13、爱博新

Prevanr13疫苗于2010年获FDA批准上市。由于其是全球唯一一款用于全年龄组人群注射的肺炎链球菌多糖结合疫苗,且被全球100个国家纳入免疫规划,其成为了当之无愧的全球“疫苗之王”。

当今全球超过10亿美元的重磅疫苗产品有4款,其中,Prevanr13疫苗曾以近60亿美元的销售额创下新高,2019年,其销售额接近59亿美元。而在2020年,其销售额为58.5亿美元,销售额增长空间已经有限。而当下,辉瑞已经安排好了接替的品种——新一代20价细菌性肺炎疫苗。

乳腺癌药物爱博新是辉瑞第二大销售产品,其2020年销售额已经突破50亿美元。不过,该品种也遭遇了挑战,其增速从2019年的20%减缓到了9%。2020年年初,爱博新落败乳腺癌辅助治疗,这使其在拓展市场上遭遇了阻碍。

礼来:度易达

礼来的度易达于2014年在美国获批后,至今已经在70多个国家上市。其在美国、日本、韩国等,一直牢牢占据着GLP-1降糖药的主要市场。2020年,度易达继续保持20%以上的稳定增长,实现销售额50亿美元。

诺华:可善挺

银屑病药物Cosentyx(可善挺)依旧是诺华业绩增长的主力军。2020年,可善挺全年的销售收入达到40亿美元,同比增长13%。

不过,由于强敌环伺,相较于2019年,可善挺的增长速度已经有所放缓。可善挺是首个获批上市的IL-17单抗,用于治疗银屑病、银屑病关节炎和强直性脊柱炎等自身免疫疾病。其竞品包括礼来的Taltz和强生的Stelara。

诺华在年报中指出,可善挺未来的增长动力主要还是在于针对现有适应症目标人群的市场渗透,包括进入中国国家医保目录后的放量,以及在未来十年再拓展10个适应症。 

强生:stelara

与可善挺有着直接竞争关系的Stelara(乌司奴单抗),是强生制药业务2020年表现最为亮眼的一个。其全年销售额达到77.07亿美元,同比增长21%。

作为强生的老品种,Stelara自诞生之日就表现不凡。在可善挺历时6年将销售额做到近40亿美元之时,Stelara不仅能站稳脚跟,还将市场迅速扩大,于去年增幅高于可善挺。不过,这一老牌品种也即将面临专利悬崖。强生表示,短期内,Stelara不会遭遇生物类似药的冲击,2021年,Stelara的销售额或将创下新高。 

阿斯利康:奥西替尼

肺癌靶向药物奥西替尼是阿斯利康的头牌,为口服、不可逆的针对EGFR敏感突变型或T790M耐药突变型的表皮生长因子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目前,奥希替尼作为T790M突变NSCLC患者的二线疗法目前已经在包括美、欧、日、中在内的超过80个国家获批,作为一线疗法也已经在60多个国家获批。2020年,其全球销售额达到43.28亿美元,涨幅高达36%。

赛诺菲:度普利尤单抗

2020年,赛诺菲最倚重的Dupixent(度普利尤单抗)的收入大涨70%,实现销售额35.34亿美元。2016年,Dupixent霍普上市,目前其适应症包括特应性皮炎(6岁以上)、哮喘、慢性鼻-鼻窦炎伴鼻息肉。

目前,该药依旧是唯一一个获批用于口服糖皮质激素依赖型哮喘的生物制品(不限表型),也是唯一一个患者可以在家注射的抗哮喘生物制品。而这样的优势,造就了其仅上市四年便获得超30亿美元的销售。而在这些适应症之外,赛诺菲还在开发Dupixent的COPD、食管炎、花生过敏的适应证。

安进:低那西普、Kras抑制剂

依那西普为辉瑞与安进合作开发,是一种用于治疗类风湿关节炎和强直性脊柱炎的首个融合蛋白类肿瘤坏死因子α抑制剂。2020年,其全球销售额达到49.96亿美元,同比下降4%。

与此同时,其在研的KRAS抑制剂Sotorasib也吸引了业内的目光。目前,Sotorasib已经在美国、欧洲、加拿大、英国等提交了上市申请,如若获批,其将有望成为全球首个上市的Kras抑制剂,一举打破该靶点“不可成药”之说。

罗氏:安维汀

在罗氏的2020年药品销售排行榜中,安维汀的销售额尽管同比下降了25%,但仍旧以49.92亿瑞士法郎稳居首位。其与Herceptin、MabThera/Rituxan并称为罗氏业绩的“三驾马车”。自2004年获批上市以来,安维汀已在全球范围内获批治疗结直肠癌、乳腺癌、胶质母细胞瘤、肾癌、宫颈癌、卵巢癌、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等多种癌症。 

不过,在生物类似药的冲击以及疫情影响下,三驾马车的表现依旧影响了罗氏肿瘤业务板块的收入。老马车增长乏力下,罗氏则推出了新三驾马车:Tecentriq、Perjeta和Kadcyla。其中,Tecentriq是罗氏研制的PD-L1免疫治疗药物,其2020年的全球销售额达到27.28亿瑞士法郎,同比增长达到55%。而后者均为治疗HER2乳腺癌,其中,Perjeta销售额达到38.83亿瑞士法郎,同比增长18%,且在中国市场需求强劲。 

诺和诺德:司美格鲁肽

2020年,诺和诺德的司美格鲁肽皮下注射制剂Ozempci的销售收入增长了近90%,达到32.43亿美元,位居其销售榜首。司美格鲁肽口服制剂Rybelsu则达到2.86亿美元。两者共计35.29亿美元。

司美格鲁肽是一款人胰高血糖素样肽-1(GLP-1)类似物,可改善2型糖尿病患者血糖水平并且低血糖风险较低。

葛兰素史克:Triumeq(绥美凯)

Triumeq(绥美凯)是由GSK和辉瑞的合资公司——ViiV医疗保健公司开发的一款每日服用一次的三合一药物,于2014年获FDA批准上市。由于其结合了几种不同机制的抗HIV药物,且服用方便,自上市之日起,其便踏进了重磅炸弹系列。2020年,绥美凯仍以29.8亿美元的销售额稳居GSK销售榜首。

本文来源于亿欧,原创文章,作者:林怡龄。转载或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年报默沙东跨国药企药品艾伯维修美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