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科技 作者:张宇喆丨EO 2021-02-19 09:30
[亿欧导读]

中软国际云智能业务集团当下主要提供“三步曲”服务帮助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第一步,鼓励企业把数据信息“上云”;第二步,帮企业做数据打通、数据治理;第三步,借助AI试点应用寻求效率提升。

数字化

题图来自“收费图库”

【编者按】立于百年机遇变革潮头,数字经济已成中国经济高质量跃迁新引擎。加速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是当下发展数字经济及数字化转型的重要命题。到底什么是数字经济?数字经济现处何种阶段?数字经济的发展方向在哪里?如何实现数字化转型?……

亿欧EqualOcean作为一家专注科技、产业、投资的信息平台和智库,现推出“数字经济/数字化转型百人谈”专辑(同期,亿欧EqualOcean数字产业创始人俱乐部也已成立),将通过深度访谈100位各行业数字经济/数字化转型洞察者、推动者与实践者,在认知层探索解决方案与方法论。

本文系“亿欧EqualOcean数字经济/数字化转型百人谈”专辑文章之一,我们访谈了中软国际云智能业务集团执行总裁孙佳韡,就如何帮助业做数字化转型进行了深入交流。


在云服务领域服务多年后,中软国际于2019年将旗下云业务分拆成立中软国际云智能业务集团,并由中软国际副总裁孙佳韡任执行总裁。成立以来,中软国际云智能业务集团为TCL、蒙牛、汇丰等不少企业进行了数字化转型方面的服务,并对深圳、东莞、张家港等地做智慧城市服务,所以孙佳韡对于“数字经济”概念有着自己的理解。

孙佳韡认为,当前的数字经济仍处于发展初期,也就是“能力建设期”。企业所探索的主要是模式,是如何用数据或者是数字化的技术助力传统经济效率提升。如今人们所看到的“数字经济”都是单点式的、极其不全面的

孙佳韡眼中的“建设期”,就是没有多少产出的一段时期。这段时期,人们更多是给数字经济未来的腾飞建设一条相互连接公路。只有“路”修通了,数字经济才有了基础,人们才会真正认识到其所带来的新机会。

基于这一判断,中软国际云智能业务集团当下主要提供“三步曲”服务帮助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第一步,鼓励企业把数据信息“上云”;第二步,帮企业做数据打通、数据治理;第三步,借助AI试点应用寻求效率提升

在孙佳韡看来,智慧城市就是政府参与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模式之一,而且当前的发展已经不错,只是前期主要服务于政务治理、企业管理,还未在居民用户端有太多的体现。居民端当下最好的体现就是“健康宝”,虽然展示界面简单,但这是政府打通了地理、健康、运营商等多维度数据的产物。

谈到延缓数字经济发展的阻力时,孙佳韡给出了三大因素:人们对于数字经济的认知不清楚;企业对于数字经济的短期过于乐观;政策法规层面的滞后

但孙佳韡表示,他相信不论道路如何曲折,数字经济未来能够产生超越人们想象的模式。他甚至预计,未来可能诞生一个类似物理世界镜像,但具有更高效率、更大机会的数字世界。


以下为访谈原文(有删改):

亿欧:“数字经济”这个名词出现已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实际上,多数人对数字化经济并没有概念性的界定。在您看来,到底什么算是数字经济?

孙佳韡:这个其实是比较模糊的。中软国际是以一家依靠信息技术做起来的公司,然后聚焦在产品软件上面。其实,“数字化经济”这个词可能只是这几年比较热,但是在IT行业里面,中软国际很早就开始接触到“数字”“数据”等这些概念。从2007年、2008年开始,“大数据”的概念就开始出现,然后出现了“云计算”、“5G”等等。

现在提到的“数字化”可能就是将之前的和数据相关的技术或模式综合在一起,再结合我们中国整个互联网企业在商业模式创新方面的探索,最终形成的一个新概念。

我个人觉得,现在讲的“数字经济”核心其实还是用数据或者是数字化的技术,对传统经济进行效率提升。当下的创新更多的是模式创新,并不是数字原生创新。目前我也没有看到一个仅存在虚拟世界,纯粹基于数字化产生的一种纯数字原生的经济体。

纯原生的数字经济体有可能像大家一直炒的“区块链”“比特币”。但不同的是,比特币本身不会产生生产力。其价值主要是投资价值、炒作价值或避险价值,是一种金融能力的表达,还不是完全的数字经济体。

亿欧:在您的构想中,整个的数字经济可能会有哪些不同发展阶段?

孙佳韡:我觉得,现在应该是属于数字经济的一个初期,也就是“能力建设期”。

这一阶段,大家更多关注的是跟数字化相关的一些技术,就是“我要使用哪些技术?”;第二个,跟数字化息息相关的这个数据资产,也就是“我有哪些数据资产”,第三个就是跟整个商业实体、整个交易界面或合作界面的关系,就是“跟合作伙伴、客户之间会产生哪些联动”?

以前,我们做生意只关心人、货、钱的交易,就是人流、物流,然后资金流,现在可能还要关心信息流。所以,我认为,数字经济为商业社会带来的将是多一纬度的思考模式。多了一纬以后,可能我们考虑事情的逻辑、做生意的方法都会不一样。

就中国商业来说,我个人认为,人的效率、物的效率都是非常高的,而财的效率可能比西方还差那么一点点,但我们信息流的效率又是全球领先的。尤其是在5G这个赛道上,或者未来的6G上,我们有机会领先全球。

我觉得,在当下的建设阶段,像中软国际这样帮助企业提升信息流效率的企业将拥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我们可以帮助企业把企业内部、企业与客户之间、企业与供应商之间、产业之间、政府之间的信息交流提升起来,帮助企业更高效地运作数据。

亿欧:关于您所说的建设期,您能否用更形象化的表述来形容一下我们要建设什么?

孙佳韡:建设期,就是没有很明确产出的时期。中国有一句话老话叫“要想富先修路,路不通不可富”。我们的“建设”就像在修一条服务数字经济的高速公路,就像国家搭建5G基站。没有这些基础性的东西,数字经济时代是肯定不会到来的。但是我们在修路的时候,需要一种高瞻远瞩的眼光引导下面去做的这个建设。

就像修完路后,修路的人才发现,原来路通了原来是可以搞旅游的,路通了是可以搞农产品贸易的,路通了人是可以出去打工、孩子可以出去读更好学校……

因为涉及的面太广,大家看到的数字经济可能都只是其中一个面。你看到的也许是互联网的新模式,有些人看到的是提高工业的效率,另一些人看到的是降低农业种植的风险。但我们还处于建设期,所以当下的数字化效果不显性,或者说幅度不够。最后大联通、大交换的时代还没有到。

政府层面推进的是比较快的,智慧城市、智慧交通、车联网等都在大力推进,而这些将是未来数字经济所依赖的重要通路。以“健康宝”举例,这个产品其实用到了地理数据、运营商数据、健康数据……很多的数据打通了以后,虽然呈现十分简单,但就能帮我们把防疫的效率大幅提升。所以,我觉得,只有数字经济建设到一定规模了,大家才会意识到其中真正的机会。

亿欧:有专家认为,技术想要更好地赋能实体经济,在提升技术能力之外,还需要提升数字化的管理能力。我不知道,您对数字化管理能力是如何认识的?

孙佳韡:因为多了“信息”这一纬度以后,企业多了一种类型的资产需要管理。此前,针对这些资产,人们更多考虑的是如何不泄密,却很少思考“信息变现”、“信息创造生产力”。如今,当越来越多人认识到信息可以变为生产力后,首先需要让其有资本化的表达,其次是要将其纳入整个企业的管理体系里。

为此,中软国际推出了“数字经济治理2.0”的理念和框架,就是帮助企业在传统管理上增加数字资产管理、数据管理。但是“数据管理”理念也是全行业刚刚意识到,还在一个很初期的阶段。

未来,中软国际希望,通过对数据进行管理或者治理来帮助企业找到在数字世界的生产力。比如,有一家传统的制造企业是做冰箱的,而数字化技术也许能帮其找到新的商业模式,比如发力智能网联冰箱、增加人机互动界面,或者成为食品、智能农业的入口等等。中软国际的目标是通过一些新经济体和新经济服务,让数据变成一种生产力,帮助企业看到更广阔的商业前景。

换句话说,传统IT企业更多的是帮助传统经济提升管理效率、经营效率,新的IT企业应该要帮助传统经济体和新经济体获得数字化生产力、数字化商业模式,找到新的商业机会。

亿欧:中软国际云智能业务这边现在跟服务企业在数字经济方面已经开始做哪些探索了?

孙佳韡:中软国际现在做很多大型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像TCL、蒙牛、中国铁塔、国外的HSBC、汇丰银行、太平洋保险等,他们的数字化转型,都是我们公司牵头做的。还有像苏州、张家港、吴江、长沙、东莞等地的智慧城市项目也是由我们公司牵头做的建设。

但是,中软国际也在跟很多的客户讲,不要急于一蹴而就,更多的是要想清楚数字化转型的核心:短期要什么,长期为什么。不能为了转型而转型。现在很多的企业一拥而上搞数据中台、技术中台,感觉上了中台好像就是数字化转型了,但实际上有了以后又没有什么实际效益。因为企业的经济表现还是一个传统的经济表现,只是把数据归拢在一起,把科技类的东西归拢在一起,最多也就是管理效率高了,但是没有产生生产力。

我对很多的企业来说,首先,我们还是建议它要有一个明确的规划;第二,要有一个理性的步骤。一步一步来,不要一下子想搞成未来世界的样子。就算你一家企业真的变成了未来世界,别的都还没有变,也没用。比如,数字化属性最强的汽车特斯拉,卖给了我父亲这一辈人就没有什么意义,他不需要这么高级的科技化的连接。它只有卖给我们这种年轻人,才会觉得我们买的不是一个车,是一个数字化的产品。所以,我觉得这个企业一定要有很明确的规划。

亿欧:中软国际在帮助企业做数字化转型时,有没有一些具体的措施或者路线?

孙佳韡:在当下的这个阶段,中软国际的第一步还是更多地让企业把整个信息上云。因为上云是打破壁垒的第一步,就是把计算资源、存储资源、数据资源等很多的资源,在云的层面去打通。上云也能帮企业更好地使用到云上的一些新能力,比如说AI能力、新的模型算法能力。这要比自己一个一个项目去建设的效率高很多,应用也快很多。

第二步,中软国际现在会帮企业做数据打通、数据治理。我们帮他们去梳理他这个企业里面的数据,哪些是核心数据,哪些是无用数据,哪些是可以产生生产力,哪些对他们自己其实没有什么价值。我们会通过知识图谱的方式做一个梳理,来让企业明白。不然,很多的企业都觉得,我有很多的数据,都很有价值。其实对于大多数企业来说,摄像头数据没用应用场景,财务数据无法对外开放,这类数据都没法产生生产力。

第三步,中软国际会建议企业推一些AI的试点应用。因为AI是要用数据来支撑和优化的。通过这些AI产品来提升企业的一些管理或生产效率。现在,还谈不上新的商业模式跟新的生产力,但是慢慢往那边过渡。

亿欧:您觉得,在跟客户进行沟通,或者是服务的过程中,企业数字化转型现在遇到的一些困难或者是挑战是什么?您认为,该怎么把这些问题优化掉?

孙佳韡:我觉得,最大的挑战还是说的人太多,但真明白的人太少了。所有人都在说,但是大家都是有立场的。国家更多的是一个高屋建瓴的倡导,给出一个战略方向。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行业短期内还是参差不齐、鱼龙混杂的状态。

有一些人是真的在做,有一些可能还只是希望换个“壳”来赚数字化转型的这波钱。只是换个包装的企业未来很有可能会一地鸡毛。一地鸡毛的时候,往往批评的声音大于表扬的声音,失败案例的声音大于成功案例的声音。比如说,某一个核电厂泄露,整个核电行业就都被动了。关注的人多,了解的人少,行业发展就会很不利。

我觉得,第二大挑战是人们的认知与现实之间存在差异。有一些企业会过于急功近利,过于理想化的。这样就会导致这些企业对数字经济的评判不太稳定。

第三大挑战,是在行业的规范上面有一些没跟上。因为数字经济的概念太新了,在信息安全、数据主权等方面仍比较模糊。这一方面确实很难做好。如果管理太紧,可能数字经济就缺乏生存的空间,类似欧洲之前强推的隐私保护法。但也不能过于放松,否则可能面临隐私问题、财产保护问题。所以,法规也处于建设过程中,目前还不太完备。

亿欧:据您预计,未来的数字经济世界可能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孙佳韡:近年来,有一个词比较火,就是“数字孪生”。最早的时候,博世、西门子当时在工业互联网领域提出这个概念,他们喜欢谈“仿真”,就是在数字世界制造一个真实世界的数字仿真体,然后用仿真的方式去进行测试,以节省实测的资金成本和时间成本。

“数字孪生”在中国有一个更广泛的应用层,就是智慧城市。这就是一个基于整个城市、全体居民的数字孪生。现在,居民已经开始使用数字身份证,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健康码”,它就是对个人健康的数字化表达和数字化承载。

在建设期结束后,这些数字世界的元素丰满了以后,就会产生一些仅存在数字世界里的原生性数字化经济交易模式。过去,我们觉得数据是资产,但是它怎么定价、怎么确权,并没有一个答案。目前,国家也在试点数据交易所。数字交易所就是数字经济的原生体了,这是一个特殊的资产。

产生了这种变化以后,我觉得,很多的东西会变化。未来,很可能会出现这样一种交易模式:物的交易不要钱,传统经济这一块的商业模式被破坏掉,只追求数字经济的收益就够了。

随着数字经济在未来逐步走向成熟期或者创新期,一定会出现一些当前很难想象的机会点。甚至,未来可能会出现一个数字世界,类似与我们所处的物理世界同步存在的镜像世界。在那个数字世界里,物理世界拥有的东西,在数字世界都拥有;物理世界没有的,数字世界也拥有。但在数字世界,信息转化效率要远高于物理世界,但需求点会不同,会有满足那个世界需求的商业模式和创新应用出现。

亿欧:您刚才谈到智慧城市。国家推进智慧城市也已经有十年时间了。我不知道,您是如何看待智慧城市当下的发展状态的?您预计,智慧城市未来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发展?

孙佳韡:我觉得现在还处于智慧城市建设的早期阶段,仍以内部治理为主。其实很多的城市现在的运营效率都比以前高很多。跟国际上比,中国的城市建设的速度就更加明显了。

我曾在欧洲生活过一段时间,欧洲的服务效率与国内不可同日而语。在欧洲,办个电话卡可能就需要一天半,办理银行帐号需要一星期时间。但在中国,得益于数字化、智慧化的能力,我们可以很快在信息流里把想要确认的事情都确认好,很多流程都是自动化的,人工干预的很少。

所以,我觉得,中国的智慧城市其实是处于比较领先的状态。只是,智慧城市率先是用于解决城市治理方面的便利性问题了,在居民端可能还没有那么显性。

居民层面智慧城市介入慢可能有两个原因:第一,企业端的需求集中度高一点,无非就是商法税方面的需求。但是到居民阶段,治理复杂度就高,意外跟变量就大;第二,涉及到人们衣食住行等民生相关的方面,政府也只有在海量的数据测试之后才敢全面推广。

中软国际现在正跟深圳做应急管理平台方面的服务,帮助城市更好地应对突发事件。比如说,危险品泄露、疫情、突发病理病患、山体滑坡等。这需要海量的历史数据测试,做仿真,才能让这个应急平台在真正出现突发事件时做好相关工作。

在我看来,智慧城市就是政府参与数字经济发展的一个很重要的个板块,政务云、智慧城市都是数字经济很重要的一个板块。

本文来源于亿欧,原创文章,作者:张宇喆丨EO。转载或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数字经济经济数字化时代智慧城市数字经济100人谈